“中本聪”自证第二章:98万枚比特币被弄丢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3

  北京时间8月19日凌晨4点开始,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新“中本聪”在其网站(http://satoshinrh.com/)开始陆续公布其自证信息。昨日(8月19日)我们已经发布了其自证的第一部分全文。今日凌晨,“中本聪”发布第二部分内容,其中讲述了“中本聪”的98万枚比特币的去向,并曝光了自己是巴基斯坦人的真实身份。金色财经赶在第一时间翻译了“中本聪”自证第二章全文,以下是完整内容:

  第二章:我的九十八万个Bitcoin和真正身份

  首先,临时加个小贴士

  我很感激在读了我的第一章“揭示真相”之后,给我发来一句哪怕很简短的“谢谢”的人们。我真的很感激。这正是我回来的原因,我就是为这样的人们、为改变他们的生活回来的。

  对于嘲讽的人,我也并不意外。有些人上了我的网站archive.org,然后笑话我说我当时写完了Bitcoin怎么没留下个签名和电话号码!还有其他咬文嚼字的问题,比如什么拼写错误之类,要知道所有内容都是我们的专业团队沟通出来的结果,我们有海量问题需要处理,但每个环节的发布团队都应付自如。这个过程中我们难免犯一些错误,但我们也会及时更正,因为我们的初衷是真诚的,那就是带领Bitcoin再上一个台阶。

  对于这种人,请允许我重复自己2010年7月29日的话:“如果你们不相信我,或者无法理解我,请原谅我没有时间浪费在说服你上面,抱歉。”

  我还想在这里再重复一遍我在2008年11月14日说过的话:“如果能解释清楚,我觉得对自由论者来说,这是相当有吸引力的。但相对表达语言,我的编程语言更熟练些。”既然我雇了一个公关团队,来用最好的方式表达我的观点,我就必须要说,艾维(Ivy)和他的团队正日夜兼程地努力工作,为了把我的理念展示给世人。

  我只想多说一句,在我离开的这些年里,我做的所有事,都是为了隐藏我作为Satoshi的身份,或者是在体验新事物。2011年我开始了一份在一个公营机构朝九晚五的普通工作,这并非一个以赚钱为目的的投机,因为我的目的是检验我的理念,还有我的产品,就像NeXT对史蒂夫·乔布斯(Steve Jobs)来说一样。

  为我们的下一代打造一个“安全的未来”是我不变的初衷,这个未来绝非现在这个有网络霸凌、耽误前程的线上世界。

  数字让我着迷

  作为一个数字命理学和占星术的狂热追随者,我将二者融入了我的日常生活。我相信,上帝就是一个终极数学家,因为我们周围的一切都可以用数字解释。

  主用六天创世。这就是不同宗教信仰中一周的六个工作日。犹太教的多连灯烛台的六瓣灯页就是六天,《塔纳赫》有二十四卷,而《革马拉》有二十四礼。

  世界上的语言多种多样,但是数学语言却世界通用。数字没有口音,不带方言。甚至我们的名字也都可以转换成数字。研究一下宗教你就会发现,各个宗教都对数字十分看重。

  当我开始编写Bitcoin,数字就是我的灵感来源。我的名字、邮箱地址、域名注册日期 — 一切都与数字有关。一两个暗号温和也许可以解释为巧合,但一切都吻合,巧合就说不通了。

  BCCI=9

  在迦勒底数字命理学中,BCCI(国际商业信贷银行)的值为9,其中元音值为1,辅音值为8。这就是为什么我把2008年最初的Bitcoin白皮书的长度定为了9页。

  

  2008年Bitcoin白皮书的长度是根据BCCI的值等于9

  Bitcoin和theBCCI的值为23

  数字23对我来说很重要,因为2+3=5。数字5与水星相关,而水星在占星术中,意为上帝信使。所以,数字5对我来说意义重大。

  我选做名字的单词“Bitcoin”,是从BCCI(国际商业信贷银行)衍生而来,因为,在迦勒底数字命理学中,bitcoin这个单词的值等于23,其中个位与十位相加等于5。我想让BCCI的名字与Bitcoin等值,所以我在BCCI前面加上了“the”。虽然一开始我注册的域名是BCCI,但the BCCI的值等于23。

  

  Bitcoin和theBCCI完美匹配,这就是为什么2008年11月18日注册的theBCCI.net了域名

  Bitcoin两千一百万的数量限制

  在我离开了我的造物的这八年中,关于Bitcoin的猜测层出不穷。没有人有正确答案时,想象力就具有蓬勃生机了。而社交媒体则会放大人们的疑惑。

  举个例子,大概一个月前,网上有一篇文章,用十分细致的、纯粹的猜测解释了为什么我选择两千一百万作为Bitcoin的数量上限。

  简单来说,以迦勒底数字命理学作为向导,我决定Bitcoin的上限时有两个方向,它们都得出了同一结论:两千一百万。

  1. 我用真实姓名注册域名theBCCI.net的日期2008年11月18日的数字和为21。我想留下一个隐藏的签名。(18-11-2008就是1+8+1+1+2+0+0+8=21)。

  2. 21是木星的数字(3),木星主财;同时我母亲的名字在乌尔都语中也意为朱庇特。(21的意思是2+1=3)。

  更多暗号

  我从2007年开始研究去中心化数字货币。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时,我在2008年10月31日发布了白皮书“Bitcoin:点对点数字货币系统。”我选择这个日子是有原因的,因为这个日期相加等于15,恰好等于Bank of Credit and Commerce International的迦勒底数字命理值。

  

  

  我用数字命理学决定了Bitcoin白皮书的发布日期

  我选择了theBCCI.net和bitcoin.org作为域名,是因为元音值32=23

  我选择了2009年1月3日作为Bitcoin创世块的创造日(因为3-1-2009,或者说3+1+2+0+0+9=15)

  

  2009年1月3日,我读了《泰晤士报》,看到了头条的题目,被我作为暗号放进了创世块中。“泰晤士报2009年1月3日,总理对银行第二波援助近在眼前”。

  

  Bitcoin创世块中编入信息的暗号

  

  泰晤士报当天的头条照片

  邮箱地址和出生日期

  我看到有人说无法理解为什么我要用SatoshiN作为用户名,而且在2008年Bitcoin白皮书中选择了SatoshiN@gmx.com这个特殊的名字作为邮箱地址。

  我选择它们,是因为29号是我出生的日期,而55是Satoshi Nakamoto和SatoshiN@gmx.com的和。

  4-5-1975

  我真正的出生日期,其实比我的公开档案中填写的1975年4月5日要晚三年。我真正的出生日期是1978年9月29日,或者说,9-29-1978。计算一下就知道,这是我隐藏姓名的一个方式,9+2+9+1+9+7+8=45。

  研究日期4月5日时,我发现两个人们处理个人财产中与黄金和变化相关的重要日期。在1933年4月5日,富兰克林·D·罗斯福总统发布行政命令,禁止黄金在美国的流通。1975年,美国人才重新拥有了流通黄金的权利。计算一下就知道,数字命理学中,1975年4月5日,等于42,等于4+2等于6。

  

  Bitcoin的发展阶段

  2009年时,在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伙伴的帮助下,我基本结束了Bitcoin初期开发的编程工作。但是在与他们的协作中,我对隐藏身份和分享知识也依旧近乎偏执而且十分谨慎,只维持必须的了解。

  经常,工作初期和我打交道的其他开发者,只了解发展阶段的特定部分,而不知道全貌。而这通常意味着,在于其他开发者打交道时,我必须十分谨慎,避免对谁透露过多。

  我心存恐惧也是有原因的,虽然作为一个人我一直自由,而且我对人的爱,不因教义、信仰、宗派或者国别而有所区别。但同时,我也看得到人们是如何颠倒是非,化黑为白的。

  创造Bitcoin时我无法忽略这个想法,当时我的理念中的Bitcoin是一场革命,但同时,也是一个巴基斯坦人创造的货币。它的名字和灵感,来自一个当时主流媒体认为是“邪恶”的银行,所以现在回顾历史,你就能明白我当时的恐惧了。

  Satoshi格式

  当我最初的邮箱地址被入侵,我看到有人冒充我发出去了一些邮件。人们没有意识到,句号后面加两个空格并不代表那就是我了,因为这里面是有原因的。开发Bitcoin时,我会用Satoshi模式写所有邮件。

  我的母语并非英语。我长大的社会,会通过一个人的英语读写和口语能力来评判他们。带着这个印记,我对语言的使用十分谨慎。我会对着镜子练上好几个小时,就为了拥有完美的口音和发音。我的整个一生,都在努力提高、完善自己。

  当我开始加密货币项目的研发,我十分小心,因为大多合作者都来自西方世界,而我不想被当做那个英语不好的人。我曾经会向一些使用英语的人求助;其中有些是英语文学老师。我曾经会给不同的人发两三句话一段的小短文让他们帮我修改,又不让他们知道全文到底是干什么用的,而他们会把修改好的内容再发给我。

  我已经忘记了那些帮我修改的人的名字,还有和我见过面的人,但如果他们还认得出我,我很希望见见他们。

  现在五十多岁的人,最初都是用过打字机的。而我一代的人,用的都是电脑。打字机上,人们会留两行空格,所以在英文上帮过我的人,在句号后都空两格。

  这对我来说十分特别,所以我干脆就用它作为了Satoshi Nakamoto的特别格式,也让我在当时显得年龄更大些。

  隐退的这些年里,为了区别于Satoshi格式,我特意开始用一种不太计较语法的方式写英语,也会加入一些拼写错误,甚至故意在句号后面不加空格!我会故意显得英语不好,因为我不想被当做一个有我(Satoshi)这样英语水平的人。我害怕被认出来我就是Satoshi,所以我故意降低了各种方面的水平。

  一些挫折

  Bitcoin是我曾经的热情所在。我的理念是,有朝一日它能改变整个银行体系。但讽刺的是2008年9月,我自己也遭遇了经济危机。我只能来英国找我曾经一起创业的合作伙伴。但现实中,我已经破产。尤其,当时的我一无所成。

  数次创业中我多次受挫,不论是做医疗文书、电子病例,还是网络电话(VolP)、宽带、对冲基金、金融管理、负债管理等等行业。

  我从事的各种工作中,留给我的只有损失、背叛和负债。但最终,我还是从我尝试过的这些迥异的行业中学到了宝贵的经验。

  改变首要目标

  我是个斗士,这是我与生俱来的特性。我一直相信,我的生命有更伟大的使命。2009年在英国度过的1月和2月,天气十分寒冷。当时2月暴风雪肆虐,而我身无分文。

  我还记得有天夜里,我和另一个人走在街上,心里想的却是有朝一日Bitcoin(BCCI)将取代所有现在对我不理不睬的银行。2009年过半,我遇到了我的另一半,我当时就知道我想稳定下来,享受一些宁静的生活,不想再把时间和经历花费在这些创业上。

  开始在英国安定下来是在2010年。

  所以我决定开始打理我的个人生活,打造一个平静的家庭生活,不想再留在Bitcoin的想象世界中,因为当时的Bitcoin就只是个想象而已。

  Bitcoin挖矿

  2009年我通过笔记本电脑,通过远程,以挖矿的方式得到了980000个比特币。哈尔·芬尼(Hal Finney)在2013年的聊聊比特币(Bitcointalk)中的解释很正确:“当时的困难值为1,用中央处理器(CPU)就能挖矿,甚至不需要图形处理器(GPU)。”后来的时间教会了我,绝不要把重要数据留在远程或者老旧/废弃的硬盘里,因为普通删除是可以恢复的。

  通过古特曼算法(Gutmann Method)和其他一些算法我了解了如何永久删除硬盘(HDD)上以及远程操控的电脑上的数据,也了解了各种使Bitcoin钱包更加安全、如何不留下重要的Bitcoin数据的方法。

  我对于抹除一切不必要的wallet.dat文件和秘钥的硬盘备份十分谨慎,因为当时没有任何安全的云平台可以信任。而且我之前也说了,我生性多疑。

  首先,我把所有相关文件都转移到了我的富士通Lifebook上,然后转移到了新的宏基Aspire上,这是我在英国一个线上著名连锁店购买的。我经常彻夜开着宏基笔记本进行测试,之后才会转移重要数据。从远程电脑转移数据后,我会将他们从远程电脑上永久删除。我从来都很小心,不会再任何远程电脑或者旧笔记本电脑上留下可恢复的数据,即使我远程使用的个人电脑,也会很快安全地永久清除。

  

  ? 我现在还保存着当时用来挖矿的富士通笔记本

  ? I still have the Fujitsu Lifebook laptop I used in the Bitcoin mining process.

  厄运黑屏

  2010年的一个清晨,醒来时我的宏基电脑黑屏了。我问自己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前夜,我刚刚完成笔记本的所有重要测试,把wallet.dat文件都转移到了笔记本里,而且一切正常。我之前说了,我习惯不留备份,我知道我的文件有可能被数据恢复软件找到,所以我用安全方式,永久清除了富士通电脑上的数据。

  我的本能告诉我“不要删除!”,因为Bitcoin当时还在初期阶段,我觉得把相同的wallet.dat文件留在两个不同电脑上还是可以的,但如果继续同Bitcoin客户端交易Bitcoin,两个版本也就不同步了。

  当时我的大部分精力都在检验客户端上。我觉得富士通已经奄奄一息,而且我又不想弄乱区块链。所以,我把文件都转移出去,并且永久格式化了富士通的硬盘。这是我在对宏基电脑进行了一系列测试之后,因为我要确保一切都能正常运转,然后才能永久清除富士通上的数据。

  看到黑屏的那个早上,我给维修人员打了电话。他们让我按照保修协议,把电脑送回去,好让他们修理。

  噩梦!

  带着紧张的心情,我在第二天联系了维修人员。他们说他们正在修理,会尽快回复。他们要我48小时候再联系。48小时后我再次联系了他们,他们说好消息,是硬盘除了问题,他们已经免费更换了硬盘,并且发回了电脑。

  

  ? My 2009 model Acer Aspire 5738 – the world’s first $19.3 billion laptop!

  

  现实的开始

  我从没想过硬盘会坏,因为仅仅几天前我才刚刚进行过测试。我以为他们会修理显示器,或者内存处理器(RAM),或者图形芯片就给我送回来。之前富士通的电脑也出现过这种问题,换了内存卡就好了。我也没想过打开电脑检查一下,因为后面贴了保修条。

  我的一切都在那个硬盘里!它是经过军事级别加密和密码保护的,所以我很自信—自信到了自大的程度—以为技术人员绝对无法获得我的硬盘数据。所以我才把硬盘留在了电脑里没有取出来。电脑几天后被快递回来,已经换上了新硬盘,当然,比特币已经不再里面了。

  2010年10月的一次聊聊比特币中,我用一种比较隐晦的方式提到的我的错误。

  

  忧伤…为什么删除了钱包,为什么没有备份、保留旧钱包以防万一?绝对不要删除钱包

  那天我突发麻痹,双腿无法动弹。

  但我能做什么呢?我试着打开了旧电脑,看看能不能发生奇迹,但是失败了。当时,恢复软件的功能都很有限,我这是自食其果。事后我灵光一闪,意识到当时应该花上30英镑买一个打印机,至少把秘钥打印出来。

  宝贵的人生经验

  现在回想一下,当时出现黑屏时我是不是应该先做一些基本的硬盘检测呢?为什么一个绝顶聪明的、Bitcoin的创始人,会犯这种低级的、昂贵的错误?我是不是应该先问问哈尔?我没问是因为我觉得烦了这种低级错误的我会让哈尔失望。我不想让任何知道,也不想向任何人求助,因为我觉得丢人。我就那么突然地中断了与哈尔的联系,这也是我自我流放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我离开了Bitcoin,也没有再进行任何挖矿。这8、9年来,我一直在自责,我意识到这些时刻,就是命运之轮运转的神奇时刻,而我,正在轮下。

  人们应该知道,不管有多么聪明,自大都会让你犯下万劫不复的错误。我用最痛苦的方式学到了,耻辱是治疗自大的唯一良药。

  $19,387,398,800

  2017年12月17日,比特币创造了19783.06美元的历史新高,也就是说我的980000个比特币,当时价值逾190亿— 准确的说,是价值19,387,398,800美元。到今天,回想这一切依旧痛苦无比。这么多年我都无法原谅自己。我离开Bitcoin的原因,正是我现在想回来的理由,因为我已经接受了现实,而现在,我想让Bitcoin变得更好。

  眼下,有人自称Satoshi,但他们并不想交易,是因为还有很多真相他们不了解。

  任何一个人能从我失去的财富中挪出0.0001比特币,我就叫他们一声老师。

  我的消失

  现在我来了,Bitcoin创始人,带着名下980000个已经消失的比特币。与此同时,Bitcoin也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,随着市场每况愈下。最后一根击倒我的稻草,是2011年,嘉文·安德森(Gavin Andresen),一个曾经帮助过我的早期软件开发者,决定向中情局(CIA)举报Bitcoin。

  此时,我已经与Bitcoin保持了距离。我不想与比特币的非法交易扯上关系。这已经不再是我愿意为之投入精力的创业质疑,而且我也没有从中获得任何财富。

  更重要的是,我觉得自己不配,因为我还在为犯下这种低级错误自责,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原因失去了我的比特币。

  我真的觉得像哈尔、嘉文和麦克·赫恩(Mike Hearn)都要好过我,我觉得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。

  我只想逃离Bitcoin的世界,我完全脱离了Bitcoin和任何与之相关的事。

  我创造Bitcoin从来不是为了行恶。我只想帮助普通大众。

  在我人生的这个阶段,我的肉体和精神都濒临崩溃。压力迫使我去做正确的事,稳定我的个人生活。

  2011年4月23日,我以Satoshi Nakamoto的名义,给麦克·赫恩和其他几个开发者去了最后一封邮件,告诉他们我要把精力放在其他事上了,我很放心Bitcoin交给嘉文·安德森这样的人。我放弃了Bitcoin.org的域名,但是留下了theBCCI.net。

  我想和Bitcoin保有一丝联系,但我也想自我放逐。但我还想留着theBCCI.net的域名,这样就可以留下一些网络存在的痕迹,像波士顿集团、亚历山大·霍桑和系统磁盘包那样。

  所以,我不仅隐匿了姓名,而且开始了静默模式,一直持续了五年左右。上面提到的域名也陷入了休眠。我只是想进入新的领域,躲开我自己的造物,因为我创造了这些休眠计划和域名。

  哈库那马他他(Hakuna Matata)的那些年

  2011年底,我想找一个能服务于人的工作,所以我加入了国民保健服务计划(NHS),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一付款人卫生保健系统,也是英国最大的机构。它是国家级信誉组织,而且年预算高达1250亿英镑。

  我在NHS做什么工作?我是NHS的服务分析师!在这里,我的工作能帮助我走出我失去所有财产时的痛苦,因为我在间接地帮助患者、一声、管理员。我选择这个低级工作,作为我从零开始的新生,是因为我在事业初期曾经做过电脑维修工作,而后来我对电子病历有更多接触。

  这是我开始正常生活,自称哈库那马他他(意为没有问题)的阶段。这对一个不再是焦点的单身男人很重要。我一连几个月都不去查看Satoshi的邮件,虽然2012年我试着去查了,但是我发现我已经无法登录了。我想是我弄错了密码,或者有人盗走了账号。不管怎样,我觉得这可能也是件好事,因为我也不用再试着登录了。

  现在我作为个人,我的中心是我的生活,用另一种方式服务于人。在NHS,我主要负责修理电脑、帮助基建、参加董事会创建项目委员会、计划管理、项目管理和成本节省项目。我安慰自己,这都是为了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,也是为了维持生计。

  隐退的这些年,我背部受过一次重伤,那是2015年5月,我受伤卧床长达10个月,之后几个月也一直在做康复。我有了很多时间进行思考。这次事件在很多方面永远地改变了我。我意识到了生命是多么脆弱而且不可预知。

  阿奴瑞卡币(AnnurcaCoin)

  这一时期,我觉得我已经背叛了初心,所以虽然背部受伤,虽然选择有限,我还是决定重头再来。我又开始着手一些Bitcoin和区块链的项目,并且创造了世界第一个中心化的加密-区块链构架(AnnurcaCoin— 但我并没有发布)。我在着手打造下一阶段的Bitcoin-区块链,希望再次改变世界。

  

  我选择Annurca和AnnurcaCoin这两个名字,是为了得到两组辅音值 — 55代表Satoshi Nakamoto,23代表Bitcoin,合起来23,还是Bitcoin

  我继续打造公共部门,同时也在努力从精神和肉体创伤中走出来。我开始在业余时间着手这个项目。这是,我已经对金钱没有了任何兴趣,我依然在NHS工作。即使我想,也不可能了,因为这会和工作冲突。

  大概也就是这个时候,我开始对世人对的Bitcoin的反应有了印象。我开始准备向世界展示我的真实身份,但是因为众多原因,我没能做到,因为这时我的生活有了太多我不能失去的东西。而且也因为以上原因,让我证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也越来越难。

  我失去了我最初的邮箱,因为我的邮箱被盗了;我失去了980000个比特币,因为硬盘被毁,我也没有了数字签名,因为我本来也没打算暴露身份。

  我继续打造了很多与Bitcoin和区块链有关的项目,因为我想创造一个更好的东西,想要增加我的自我价值,我不想仅仅简单的复制。这个动力不是出于我想向世人证明自己,而是想向我自己证明自己。

  发明与再发明时期

  我再次找到了一个很优秀的专业团队,我发明了世界上第一个人工智能为基础的加密货币投资管理平台。我也在着手发明一些创新性加密-区块链构架,比如像世界第一个大数据分析为基础的对冲基金管理区块链平台,和世界第一个完整黄金价值链区块链平台。这时我意识到,也算是重新发现了IBM-超级账本和以太坊构架的潜力,理解了这些构架其实是同一个被忽略的、贪婪的、不成熟的受害者,如同Bitcoin。

  同时,我开始在其他一些宣称在区块链领域有创新的公司寻找工作机会,我想看看我的技术、金融敏感性和专业知识是否能帮助区块链产业,也让我能继续从事我最热爱的行业。但是,我发现这些公司大多不愿意让我加入,因为当我开始解释一些区块链相关的问题,他们觉得我的解释并不充分。

  我发现这个现象实在讽刺,因为许多公司经历了首次代币发行(ICO)的新潮,但却并没有回馈用户。我感觉任何区块链公司或者新金融加信息公司都能被人与Satoshi Nakamoto这个名字联系起来,然后觉得这就足够让企业走向成功了。

  我遇到过一些只为了赚快钱或者完全没有任何长远目光的企业。他们只想要优秀员工提供解决办法好赚钱,却并没有能力理解这个专业,和就摆在他们面前的知识。

  这就对网络公司泡沫的缅怀,那时的人们还不在乎企业和科技进步。他们只想要投资人和其他人的钱,哪怕不择手段,只要他们自己能买得起好车好房子。

  本来发布我最近的项目,也来一轮ICO,对我来说十分容易,但我不想这么做,虽然我已经万事俱备,我连产品测试都已经完成。虽然和我一起完成这个项目的人们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不做ICO。他们觉得我坐拥金矿,轻易就能挖出来好几百万美元。

  如果我的目的只是赚钱,通过这些构架发一些ICO我早就赚钱了,但钱并不是我的动因。

  2018年,我对Bitcoin和人生已经完全陷入了绝望,我对我的个人生活和事业的转折失望透顶。

  复兴之人

  我开始意识到,虽然我在乎的造物,也爱着我的事业,但我确实忽略了它。我看到人们的贪婪已经把一个美丽的造物变成了制造金钱的怪物,而这个怪物已经从普通人那里洗去了数以亿计的财富。我意识到能弥补这个错误的人只有我—也就是大家所知的,Bitcoin-区块链最初的创造者。

  再次,我再次开始思考是否要透露身份。人们相不相信我已经不再重要。我需要的是从过去的Satoshi中蜕变,在旧的造物上创造新生,复活我对Bitcoin的最初设想。

  2018年,我问了一个NHS的同事一个假设的问题,如果Satoshi透露真实身份会怎么样。我解释了相关的问题,和可能遇到的情况,我问她,Satoshi应该怎么做。

  她的回答是,“只有Satoshi知道他能做什么,他自己是谁。如果他真的很有才华,而他躲藏起来是因为害怕他的个人生活受到破坏,或者害怕整个世界,那他真的不该再现身。但如果他还在乎他为那些受欺负的人创造的灵药,如果他还拥有那个最初的、正确的理念、如果他还有办法,为这个世界带来改变,那他隐藏身份,就不配被原谅!”

  她说Satoshi应该为自己的知识和专业技能负起责任,如果不然,那他就不该继续在乎这个世界,继续一个虚假的身份就好。我问她,如果人们中伤Satoshi,因为他弄修了邮箱和980000个比特币呢?她回答说,“毕加索会在意怎么证明自己的身份,或者,他需要证明自己是毕加索吗?”这让我明白,如果Satoshi要做真实的自己,他就要拯救、改进Bitcoin,不管别人怎么想。

  当时,我压力巨大,心情抑郁。我曾一度抑郁到选择自杀。正是那个时候,我意识到没有追求的声明毫无意义。所以我才决定,透露身份。

  首次亮相

  最初相识并结婚的八年里,我都没有向妻子透露过我作为Satoshi Nakamoto的身份。但我一直小心,也没有刻意欺骗过她。

  2018年10月,我向妻子坦白,我有很重要的事告诉她,她还不知道的重要的事。

  “只要你不是打算告诉我你是个杀人犯?”她玩笑道。

  “不,我是Satoshi Nakamoto。”

  “谁?”她说

  “去问谷歌。”我回答。

  第二天在去上班的地铁上她问了谷歌。

  “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他!”她说,在看到道里安·中本聪的照片后她说。2014年他被误认为是我。

  “那不是我!”我回答道。

  “你是亿万富翁吗?”她问。

  “我要是,也不会住在这种小房子里了!”

  她知道了更多后,也就理解了更多。

  “现在我明白你是怎么过来的了。”

  她曾经总问我,’你为什么留着那么多笔记本电脑?不如捐了。”(原文标点)

  我跟她说慈善机构也不要不能用了的旧电脑。其中两个是我开发Bitcoin时的纪念品。一个是我5738宏基Aspire,史上最贵的那台电脑!

  兑现诺言

  之前在我的“揭示真相”中(第一章),我许诺透露我的国籍和教育背景。

  我来自巴基斯坦。我居住在英国,我从来没有在美国居住过。

  我毕业于巴基斯坦的阿哈尔(Al-Khair)大学。我学习了一系列网课,其中有耶鲁大学的金融管理课程,杜克大学的金融行为学,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项目管理课程。

  

  I received my master’s from Al-Khair University in Pakistan.

  得到巴基斯坦,阿哈尔大学的硕士学位

  特殊献词

  就个人而言,我的回归是致敬史蒂夫·乔布斯,我们那个时代的一个传奇,他以独特的理念,改变了人们的生活。他的名字就是灵感的代名词。

  

  I’m dedicating my comeback to Apple founder Steve Jobs.

  我的回归是致敬苹果创始人史蒂夫·乔布斯

  乔布斯在1997年的苹果广告里念了这段广告词,“敬疯子、格格不入的人、叛逆者、麻烦制造机和方孔中的圆钉们…那些思维不同常人的人—他们不爱规则…你可以引用他们的话、反对他们的言论、给他们荣誉或者诋毁,但唯独一件事你做不到,那就是忽视它们,因为他们能改变世界…是他们让人类继续进步,虽然有些人觉得他们疯了,但我们看得到,他们是天才,因为只有疯狂到认为自己能改变世界的人,才有改变世界的可能。”

  我的真实身份

  出生时父母给我的名字是比拉尔·哈立德(Bilal Khalid)。我在2008年11月18日,用这个名字注册了theBCCI.net的域名。之后我正式改名,成了詹姆斯·卡安(James Caan)。我更改了theBCCI.net域名登记中的名字,因为只有域名的真正持有者可以做到这件事。但任何人都不能更改域名本身,或者登记的时间。

  

  Satoshi used his birth name Bilal Khalid for his registration of theBCCI.net in 2008. He has since updated it with his new legal name, James Caan.

  Satoshi于2008年用出生登记名Bilal Khalid注册了域名theBCCI.net,之后更新了他的新合法姓名James Caan

  我改名的原因很多。小时候,我妈妈总用昵称叫我,或者叫我可汗(Khan)—我母亲的家族有阿富汗血统,我的祖父是可汗大人—或者也叫James。她说我以前吃饭的样子,还有一些动作都更适合James这个名字,而不是Khalid。

  数字货币教父

  创造了Bitcoin,托哈尔·芬尼的福选择了Satoshi Nakamoto这个名字之后,我是在看教父这部影片的时候看到了James Caan这个名字。那个时候我就想,“我就是数字货币的教父”,虽然当时我还没想站出来。我算了一下James Caan这个名字的数字命理值,结果是24。

  我还看到英国连续创业家James Caan上了BBC的系列节目《龙穴》。我意识到我和他有很多共同点,他也是一个改了名的亚州人,这就很不寻常了。而且那条龙的名字,也让我想起了妈妈叫我James和Khan的样子。

  我和妻子商量了想改名的事。她也坚持我保留原名作为我的字。所以我通过单边契约将名字改成了James Bilal Khalid Caan,这个名字的数字命理值是50。平日里我都用缩略的James Caan,它的值是24,而且我喜欢这个名字。这是与数字命理的完美结合,而且也有我的个人痕迹。

  

  Dad to day, I choose to use the shorter version of my full name as James Caan is the number 24 and my preferred name.

  平日里我都用缩略的James Caan,它的值是24,而且我喜欢这个名字。

  创造安全未来的热情

  离开Bitcoin的这些年里,我总感觉自己的真实身份不日就会暴露。我改变我的字体,甚至努力不去谈论加密货币。我总是多疑,尤其是在Bitcoin被用来干坏事的时候。

  我创造Bitcoin是因为我想改善人们的生活。离开后,我曾希望有人能站出来说,“我超越了Satoshi,他已经成为了历史!”

  凡事命定,一饮一啄。直到最近,我才准备好让世界知道一个我隐藏了许久,花了很多力气埋葬的秘密。但我已经不再恐惧,我对这个理念的自信和热情已经重新燃起。

  所以如果你不介意,请和我一起踏上这场革命的征途,我们将一起为接下来的一个世纪完成炫目的创新,创造属于未来时代的构架,让未来成为一个安全、共享的世界。

  我的全名是James Bilal Khalid Caan。

  但我将永远作为Satoshi Nakamoto为世人铭记。

  

  

  精彩预告:

  关于白板(Tabula Rasa)的信息,我的Bitcoin洗白计划